上游企业的短视,终会害死锂电池
汽湃网 原创 05/06 17134

今年纯电车市场的价格走势,可以说是超出了所有消费者的预料,动辄万元以上的涨幅,让纯电已经毫无性价比可言,不少消费者纷纷转向更具性价比的PHEV、或者回归燃油车。

至于更形象的例子,在近期我们探店时,就有一线的纯电新势力品牌销售主动诉苦表示,希望让我们先交2000元订金帮助完成KPI,后续再退款都行。

涨价大潮叠加经济不景气,正在摧毁一度繁荣的纯电车市场。

但有意思的地方在于,纯电动车市场在过往几年间,伴随着产销的爆炸式增幅,一直在不断“降价”,这也符合行业扩张与成本规模之间的客观规律;按照行业老大马斯克之前的估计,在不考虑其它变量的情况下,锂电池的每千瓦时成本应该是逐步递减、并在最后能够整车持平传统燃油车制造成本。

可是马斯克也失算了。特斯拉从去年开始到今年,不仅没有继续降价,还因为电池成本高企,被迫涨了价。

特斯拉这种高价格区间的电动车产品受影响已经算好的了,一些低端低利润率的产品,很多在此前都已经被迫停止了接单,比如欧拉的黑白猫,干脆就不卖。

不出意外的话,今年二季度的纯电动车型销量,必然是“凄凄惨惨戚戚”。

供应链上一个环节的电池涨价,导致下一个环节的主机厂们日子难过,理论上,电池厂们的小日子应该过得还不错,但可惜不是,财报数据表明电池厂们也是受害者之一。

根据行业老大宁德时代的2021年财报,因为生产经营所需主要原材料包括正极材料、负极材料、隔膜和电解液等,受锂、镍、钴等大宗商品或化工原料价格影响较大,其中又以碳酸锂、六氟磷酸锂为代表的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为主要因素,对成本形成较大压力。导致2021财年宁德时代毛利率仅有26.28%,较前年同比下降1.48个百分点。更具体来看,动力电池系统毛利率为22%,同比下滑4.56个百分点,储能系统毛利率为28.52%,同比下滑7.51个百分点。

原材料涨价峰值的一季度,影响只会更甚,估计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在我们截稿的4月27日前夕,宁德时代还发布了公告,表示2022年一季报会延期发布,而此前市场传言是净利和毛利都同比、环比继续恶化。

下游的主机厂已经不赚钱,中游的电池厂利润环境也在恶化,但钱不会凭空消失,肯定是有人赚走了它。

电池上游的原材料供应商们,在去年和今年的一季度,可以说是因为原材料涨价而赚的盆满钵满。

还是用上市公司的财报数据说话。“家里有矿”的融捷股份4月25日晚间披露财报,公司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4.78亿元,同比增长339.46%;归母净利润2.54亿元,同比大增13996.26%。

13996.26%,这个数你没有看错,净利润大增近140倍。背后的原因,根据融捷自己的报告来看,主要是锂盐涨价。根据其一季度累计生产及加工电池级锂盐产品约1000吨,销售锂盐产品约1300吨(其中贸易类436吨),实现营业收入3.82亿元,倒推估算,其一季度成交的锂盐均价约为29万元/吨。

类似的,因为碳酸锂价格暴涨,永兴材料今年一季度净利就逼近去年全年;而即便是与主机厂绑定程度更深,成交价格波动相对较小的盐湖股份,其在去年2021年,也实现净利润同比增长119.58%;而今年一季度在原材料价格继续突飞猛进的态势下,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52.50%;净利润同比增长340.91%,与原材料价格一起创下历史新高。

但隔壁卖石油的某大户都知道,一次赚的爽、不如次次赚的爽,控制价格合理波动才是王道。竭泽而渔式的涨价销售只能换来一时的利润暴涨,如果因为替代品出现而失去了市场,那才是得不偿失。

但似乎“刚刚成为暴发户”们的锂电原材料供应商,并不太懂这个道理;如今数钱数到手软的原因不止是涨价,还有原材料的不可替代,而一旦因为涨价而使得替代品加速到来,在原市场萎缩后,再高的单价也支撑不起总的净利润空间。

而替代锂电池的钠电池,如今已经在路上了;相比锂的稀缺性,钠是地壳丰度排名第6位的元素,可以说是完全不缺遍地都有,从宁德时代到欣旺达到格林美,主流的电池厂商们如今纷纷在加速推进钠电池商业化规模量产,而根据此前的报告,宁德时代在今年就将实现第一代钠电池的投产,2023年实现完整产业链。

换言之,此前的规划是2023年年底到2024年左右,我们就会看到大批量的钠电池新车型上市。

而如今锂电池原材料价格“失控”狂飙,只会加速这一趋势到来。

不过,作为汽车相关行业的一员,笔者我自己其实并不希望局面最后演化成这样。钠电池虽解决了原材料的问题,但先天更低的能量密度却是会直接影响车企产品力与消费者体验的,根据宁德时代此前发布的数据,第一代钠电池能量密度仅有160Wh/kg,如今市面上的三元锂和磷酸铁锂电池都比它强,至于理论上能量密度更高的第二代产品,还没有人敢保证说其何时才能规模量产。

如果锂电池原材料价格长期处于高位,加速钠电池到来,未来的市场格局就将变成主流家用车型都使用钠电池,虽便宜,但续航是个大问题,只有高端和性能电动车才会使用锂电池,尤其是三元锂。

而这样的局面,对于如今的锂电源材料供应商、主机厂和消费者们来说,就是“多输局”,只有锂电原材料价格回归之前的合理轨道,继续降低电池和整车成本,继续扩大市占规模,才是各方面都皆大欢喜的好事情。

好消息是,目前最核心的碳酸锂和六氟磷酸锂价格,都已经从之前的最高峰显著回落,且降价幅度和趋势都较为明显,正在逐步回归合理发展区间;当然,我们也希望未来相关部门与行业组织能出台更多合理的价格形成机制与约束制度,使得整个产业链上下游都能获得合理长久的发展。

这样,才是上下游与消费者们,最希望看见的结局。